菜单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3

2019年11月3日 - 部队兵种
从海神之矛行动说起——公开资料中的海豹六队发展史part3

首先感谢dieeasy同学的辛勤翻译,才得以让这个本已经太监的系列继续下去!投身战火即使不得不耐心等待参加全球反恐战争的机会(三角洲是9/11以后JSOC派遣到阿富汗的第一支SMU),DEV

四、找专业人士海豹六队在三十多年前刚一成立就饱受争议,又在十年前反恐战争开始阶段有个不怎么光彩的开局,但其终于在2011年5月重新找回了自我。与在被征召执行海神之矛行动

三、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即使在他的贬低者看来,Marcinko也是一个有远见及强烈进取心,一心想把海豹六队这个单位做大做强的人。但对他的肯定也只能到这里了。Rober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首先感谢dieeasy同学的辛勤翻译,才得以让这个本已经太监的系列继续下去!

四、找专业人士

三、不是所有人都同意


海豹六队在三十多年前刚一成立就饱受争议,又在十年前反恐战争开始阶段有个不怎么光彩的开局,但其终于在2011年5月重新找回了自我。与在被征召执行海神之矛行动之前相比,DEVGRU红队的队员,现在yi被他们的指挥官称为”史上最精锐的作战力量”。六队与JSOC,作为一个整体,在911之后数年内有了巨大的进步。如果没有这些进步,他们也不会有机会与基地组织头目做面对面的接触。

即使在他的贬低者看来,Marcinko也是一个有远见及强烈进取心,一心想把海豹六队这个单位做大做强的人。但对他的肯定也只能到这里了。

投身战火

2010年底,CIA越来越肯定拉登藏身在阿布塔巴德一处院落内。当时,CIA认为如果未来有武装突袭的计划,那么这个任务应该落到他们自己的准军事单位——国家级的机密组织——SAD下属的SOG头上。然而,当突袭计划日渐成型并可能付诸实施的时候,CIA副局长Michael
Morell重新考虑了这个方案,把情报局的自尊放在一边,他向局长提出建议:”是时候召集专业人士了”。

Robert
Gormly,一个曾因为在越南的行动而获得广泛赞誉的海豹军官,从Marcinko手中接过了海豹六队。他们两人的交接过程中充满了摩擦和冲突。Marcinko联系了他所有的支持者,以一种绝望的语气恳求他们,让他继续掌管这个成立不久的新单位。

即使不得不耐心等待参加全球反恐战争的机会(三角洲是9/11以后JSOC派遣到阿富汗的第一支SMU),DEVGRU也在战争前期的若干主要行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这些行动让我们得以一窥海豹六队的英雄主义表现和一些悲剧的发生,同时,英雄主义和悲剧也将在未来十年一直伴随着六队的发展。

图片 4

刚一上任,就有人提醒Gormly,目前这个单位的实际战备状态已经被其表面的虚张声势和所谓的保密规定所掩盖了。六队的执行官告诉他,整个队伍缺乏纪律约束,训练标准也被人为降低了。在Marcinko的介入下,各项训练很少能真正完成,因为“一旦训练变的困难,Marcinko就会出现并喊停,然后带上队伍去泡吧”。另一位前海豹六队的军官也对六队的能力持相似看法,他把六队刚成立那段时间定义为“全是作秀,没有行动。”

在2001年11月25日,离9/11袭击3个月不到,在Mazar-e-Sharif附近的Qala-i-Jangi(当地语义即”战争之堡”)监狱爆发了一场暴动,并夺去了CIA准军事单位军官Johnny
“Mike”
Spann的性命。Spann是退役的海军陆战队员,在几百名塔利班囚犯的围攻下,他成为了第一名在全球反恐战争中阵亡的美国人

在这里,”专业人士”指的就是JSOC,相应的,也就意味着是海豹六队。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海豹六队上升到了这样一个高度,能被选择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有那么一群能力出众的海豹出身的军官们,他们不遗余力的强调海豹应该在JSOC有更高的地位。早些时候,他们通过自己的领导和指挥才能来提升海豹的作战能力,现在,他们依靠自己在军内的权力和地位,提升海豹的地位。

他们描述的海豹六队,已经成立Marcinko的“个人自留地”,主流价值观成了对Marcinko盲目的个人崇拜,而且凌驾于技战术能力之上。他亲自挑选六队成员的做法,也让外界感到困惑。一些公认十分优秀的海豹队员被拒之门外,而部分“不怎么样的鸟人”却能进入这个高度机密的单位。高级军官或被架空,或被踢出六队,直接导致了队内任用亲信、阿谀奉承之风泛滥。

之后发生的是一场长达一周的血腥而残酷的战斗,囚犯、北方联盟、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英国SBS都卷入了这个长达一周的镇暴行动,最终造成几百名塔利班人员死亡。具体可参见本人另一篇博文。在SBS的小队里,有一名海豹突击队员,他参与了美英的交换训练项目,进入英军特种部队服役。由战争记者Damien
Lewis所撰写的记述SBS行动的报告文学《Bloody Heroes》中,描述了这位名叫Sam
Brown的勇士。根据书中记述Brown是一名经验丰富且临危不乱的DEVGRU队员,他是从1989年以来第一位获得海军十字勋章的海豹突击队员。

William
McRaven就是其中着名的一员,他在海豹六队成立之初曾与Marcinko发生过激烈冲突,并最终被踢出了六队。McRaven坚持拒绝执行Marcinko的一些命令,这些命令在后来的调查中被认为是”可疑的、有疑问的”。因为坚持原则,McRaven受到了来自同级别军官的尊敬,也正因为这一点,他被解除了中队的指挥权,并被踢出了六队。这一事件被认为是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意外。

海豹六队在Marcinko掌权时期那些受到质疑的行为将受到仔细审查,而Marcinko本人则很有可能被关进联邦监狱。最后的结果是,在公众眼中,海豹六队成了Dick
Marcinko——“频繁受到调查的指挥官”的个人遗产。

图片 5

图片 6McRaven及他的着作

Gormly看到了海豹六队还没发挥出的巨大潜力,接受了掌管六队这个挑战。他不再允许队员盲目自信,贯彻更为严格的训练标准,真正让这个单位做好了战争准备。但海豹六队毕竟是在Marcinko一手建立起来的,因此他的影响力仍在许多方面显露出来。这个“流氓战士”打造了一个“流氓单位”。很多潜规则已经根深蒂固,还有一些人从内心深处崇拜Marcinko的某些观点,即使那些观点的实际效果并没那么理想。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在保持海豹六队原有框架的前提下,对其进行打磨,把它建设成为更高效、更精确、与它拥有的高素质人员及本身的定位相符的队伍。

参与Qala-i-Jangi行动的SBS

同Marcinko对三角洲部队的批评一样,他认为McRaven”过于循规蹈矩”,是一个把”特种”两个字从”特种作战”这个词汇里拿掉的人。事实上,McRaven并非是一个”教条主义”分子,他自己写了一本关于特种作战的书(Spec
Ops: Case Studies in Special Operations Warfare: Theory and
Practice)。而后,他又自己把这本书”改写了”——在JSOC的Stanley
McChrystal将军的指挥下,McRaven带领121特遣队,在伊拉克境内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性的反恐怖作战。当McRaven的海豹六队职业生涯结束时,也迎来了一个转机。一系列晋升之后,2008年,他从McChrystal手中接过了JSOC的指挥权,现在他不仅能对整个六队发号施令,同样也掌管了三角洲部队以及JSOC的其他部分。同时McRaven也是第一个成为JSOC指挥官的海豹。

图片 7

(作者并没有用那名海豹的真名,然而这很容易被发现。起源是海军十字勋章获得者列表中出现了一名海豹队员,他隶属于海豹一队。据说,在仅仅几个月后,一个DEVGRU队员以属于一个非机密的海豹部队的身份出现在了银星勋章的获得者名单中)

即使Marcinko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他以前的下属予以肯定。早在2004年,前任指挥官就评价McRaven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海豹”。同时一位有先见之明的Wayne
Downing将军当时就指出,”如果说有人足够机智狡猾的干掉本拉登,那就非McRaven和他手下的三角洲及海豹六队的队员们莫属”。甚至还有一位同僚将McRaven与漫画中的超级英雄——美国队长相提并论。

1992年海豹六队与160特航团的合影

引文的部分是这样写的”海军上士部署在……去负责定位和营救两名失踪美国公民,其中一人被认为重伤或者死亡,而在此之前在Mazar-e-Sharif附近的Qala-i-Jangi堡垒的基地以及塔利班囚犯打败了看守,并且获得了监狱中的武器以及弹药。在推进过程中,上士时不时地遭遇敌军的直射火力、迫击炮火力以及RPG攻击。他不得不通过一片布满了反人员地雷的雷区以渗入到堡垒中。在确定了两名美国公民可能的位置后,他不顾个人安危走进枪林弹雨,他两次试图通过爬进堡垒去营救那名未受伤的美国人。即使因为大量的炮火落在他身边迫使他撤回,他也没有被吓倒。在他向救援小队中留下的队员报告了自己的进度后,队员们离开并试图在堡垒外面寻找另一名失踪的美国人。{夜幕降临后,救援小队不再做救援失踪的美国人的尝试。}上士决定自己解决这件事。不顾个人安危,他又冒着敌军的火力前行了300-400米到达堡垒中心寻找受伤人员。弹药消耗殆尽后,他捡起死去的阿富汗人尸体旁的武器继续营救行动。在确认了遇难美国公民的位置和状况后,他从堡垒中撤出。通过出色而又果断的领导力,在敌人炮火前无尽的勇气,以及忠于职守,上士建立了极大的功勋,并发扬了美国海军的光荣传统”。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William
McRaven已经很大程度上取代了Marcinko,成为公众对海豹六队的第一印象。对海豹六队来说,整个部队的现状也更接近McRaven本人的设想,而非Marcinko的。DEVGRU已经逐渐壮大,很多方面更三角洲化了。现状的DEVGRU有强大的后援体系和充足的预算,丰富的作战经验和技能。今日的DEVGRU是一个更精于计划,更致命的单位。

无论Gormly和后续的继任者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海豹六队给人的第一印象已经被定型。大家一致认为这个单位就是一个牛仔的形象——这也被队内成员所接受。海豹六队在某些方面成了传奇,但在另一些领域,被视为“在任务计划、领导能力和队员成熟度方面都有所欠缺”。

在Lewis的记述中,Brown替代了他的海豹6队队友Neil C.
Roberts,后者参加SBS交换计划的时间被推迟。4个月以后,Roberts将成为自1989年第一个在战斗中阵亡的海豹——也是在9/11以后第一个牺牲的DEVGRU,在他之后还会有很多DEVGRU队员付出巨大的牺牲。也许考虑到这支单位经常作为国家的尖刀去执行最危险且最重要的任务,因此悲惨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图片 8

Marcinko的影响力一直在延续,即使是在他离任后进入单位的新人之间,他那关于三角洲部队的印象依然广为流传。前JSOC海豹队员的回忆录中经常把陆军单位描述成“教条主义的,缺乏海豹六队那种跳出思维定势进行思考并制定战术的能力”。

巨蟒行动——一次复杂的进攻行动,由多支特遣队参与,而指挥层又缺乏统一性——2002年3月在Shah-i-Kot山谷事态迅速升级。在战事正式打响前,极少数来自Advanced
Force Operations即AFO的JSOC单位内的侦察队员,在三角洲指挥官Pete
Blaber领导下,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们在全面进攻前夕通过坎坷的地形悄悄渗入到山谷的关键地带,他们呼叫的空中支援给敌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与此同时,蓝色特遣队的DEVGRU队员们最初选择在北面150英里处的Bagram机场待命。在后来担任JSOC指挥官的Dell
Dailey的要求下,这个中队随时待命,以便在”三大目标”——Osama bin Laden,
Ayman-al-Zawahiri, Mullah Omar之一的位置被确定后,作出快速响应。

21世纪的DEVGRU,相比Marcinko时代已经有了巨大进步

最好的例子来自前海豹六队成员Don
Mann,他饶有兴致的讲述了在HALO/HAHO训练中,两个单位之间的对比。三角洲的队员训练课程包含了大量的风洞内练习、折叠降落伞时有额外的安全措施、跳伞过程中有摄像机记录,便于事后教员的研究分析。而与此同时,海豹六队的自由跳伞训练就很非正式化,由一个越南时期的老海豹,一手拿一听啤酒进行授课。“如果你们这些混蛋中有人不知道怎么自由跳伞的,只要一个上午,你们就能学会从折叠降落伞到跳伞的全部内容”。(这个评价是否公正还有待商榷,但三角洲确实很长时间一直以有想象力的任务计划和科学的训练而闻名。前海豹六队成员的书中的内容,或多或少体现出了那个年代在海豹六队内部广为传播的观念。)

图片 9

同样的,六队的队员与之前相比也学会了更加低调的做事。一名前海豹六队队员借用飞行员之口,来说明六队队员的变化之大:”他们和Marcinko时代的吵闹、令人厌烦的队员们相比真的有天壤之别。”虽然相比他们的陆军同行,DEVGRU还是更”牛仔”化,但现在,也许用”纪律散漫的专业人员”来描述DEBGRU更为合适。

图片 1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